• <tbody id="3deyj"></tbody>
    <tbody id="3deyj"><center id="3deyj"><progress id="3deyj"></progress></center></tbody><tbody id="3deyj"><center id="3deyj"></center></tbody>
    <tbody id="3deyj"><center id="3deyj"></center></tbody>
  • <nav id="3deyj"><xmp id="3deyj">
    <tbody id="3deyj"><center id="3deyj"></center></tbody>
    <tbody id="3deyj"></tbody>
    <tbody id="3deyj"></tbody>
    <tbody id="3deyj"><center id="3deyj"></center></tbody><tbody id="3deyj"></tbody>
  • <track id="3deyj"></track><track id="3deyj"><li id="3deyj"></li></track>
  • <track id="3deyj"></track><tbody id="3deyj"></tbody><nav id="3deyj"></nav>
  • <nav id="3deyj"></nav>
    <tbody id="3deyj"></tbody><tbody id="3deyj"></tbody>
    證券簡稱:金諾科技證券代碼:830861 OA登陸 歡迎訪問合肥金諾數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行業新聞

    中國云計算創新活力報告》發布——創新驅動發展中國云計算行業跑出“加速度”

    編者按:

      在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加速創新的背景下,數字技術正以新理念、新業態、新模式全面融入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建設各領域和全過程,給人類生產生活帶來廣泛而深刻的影響。

      為中國經濟發展增添新動能,迫切需要我們加快數字經濟發展,推動中國在云計算、人工智能等領域進一步提升技術創新活力,向著更加繁榮的方向邁進。為更好地為行業把脈,推動科技企業創新轉型,中國企業發展研究中心(新華社國家高端智庫分中心)啟動中國科技企業創新活力系列研究,首期聚焦中國云計算市場。


    中國云計算行業發展歷程回顧
      云計算是以分布式資源管理技術、虛擬化技術等多種技術為依托,將服務器等硬件資源池化形成共享池,并按需向客戶提供計算、網絡、存儲等產品服務,這種模式提供可用的、便捷的、按需的網絡訪問,進入資源共享池只需投入很少的管理工作,就可以快速構建數字化基礎架構。

      縱觀全球云計算發展歷程,總體可分為三個時期:  

          20世紀80-90年代,云計算行業整體處于醞釀期。這一階段,有兩個標志性事件。首先是1983年Sun公司提出“網絡計算機”(The network is the Computer)概念,并推出相關的工作站產品。其次,1999年,VMware推出了針對x86系統的虛擬化技術,旨在解決提升資源利用率方面存在的很多難題,并將x86系統轉變成通用的共享硬件基礎架構,以便使應用程序環境在完全隔離、移動性和操作系統方面有選擇空間。

      進入21世紀初期,云計算行業走進快速發展期。2006年,Google首席執行官埃里克施密特在搜索引擎大會上首次提出“云計算”的概念;2006年,亞馬遜旗下AWS推出了Simple Storage Service(S3),同年AWS第一個EC2實例開啟公測,該主機使用Xen虛擬化技術來提供實例服務。這是最早的商業化云服務產品,服務商把裸金屬裝上Hypervisor,把計算和網絡資源分塊后進行售賣。
      2010年至今,云計算行業則逐步走向成熟。2010年Rackspace和NASA公開了Openstack的開源項目組。從2010年開始,出現了很多基于OpenStack幫助企業建立私有云的服務商;阿里云自2008年開始孵化,2009年飛天寫下了第一行代碼,2011年開始對外提供服務。華為云則在2010年發布云操作系統FusionSphere,騰訊云、百度云也相繼投入云計算的研究,并全面對外開放提供服務。
      以華為云為例,華為云在底層技術領域實現了持續的研發投入和積累,依托華為本身的ToB基因和行業理解能力,深入行業數字化,發布了開天行業aPaaS,在安全可靠方面也通過SRE確定性運維及完善的安全體系建設實現了業界領先。
      云計算是推動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的催化劑,是重點領域數字產業發展的助推器。發展至今,云計算已經成為新型基礎設施的關鍵支撐技術。
      2022年9月6日北京時間19點,神舟十四號乘組三位中國航天員與非洲青少年進行了一場“天宮對話”活動,面向全球直播,華為云會議成功支持了本次活動及非洲各國視頻連線,華為云會議基于華為云SpartkRTC全球實時音視頻能力,提供高清視頻、超低延時、云端協同的專業云會議服務。
      我國云計算產業近年來年增速超過30%,是全球增速最快的市場之一。尤其是新冠疫情以來,遠程辦公、在線教育、網絡會議等需求進一步推動了云計算市場快速發展。云計算正逐漸成為賦能數字經濟的數智創新平臺,成為數字經濟的基礎設施。
      云計算競爭的核心是技術壁壘,關鍵是把數百萬臺服務器變成一臺超級計算機的技術體系。在云計算的發展歷史上,中國廠商與美國廠商的起步時間所差無幾,目前中國云廠商在全球范圍內也已經占據了一席之地。2008年,亞馬遜AWS開始崛起,微軟由納德拉帶隊開始探索云業務。以阿里云和華為云為代表的中國云廠商則幾乎在同時跟進。
      市場數據顯示,2021年,亞馬遜AWS收入622億美元,同比增長37%;微軟智能云收入600億美元,增長24%;谷歌云收入192億美元,增長47%。同期,阿里云收入724億元(111億美元),同比增長30%。

      課題組調研發現,中國云廠商和海外云廠商間的差距不斷縮小,市場份額、收入增速、利潤規模均體現了這一點。市場份額、收入增速、利潤規模的差距只是表象,更深層次的問題來源于產業成熟度。中國云與數字化市場的發展階段尚處于中前期,市場規模和產業成熟度仍有待進一步提升。


    國內主要云廠商技術創新活力不斷增強
      云計算作為數字經濟的底座,在我國已歷經14年的發展,在技術創新、產品能力方面已經取得了長足的進步。報告從基礎設施、基礎架構及產品、PaaS層軟件能力、智能化能力、行業理解能力、安全可靠能力六個維度,對云計算廠商的技術創新活力進行了研究和分析。
      基礎設施即新型數據中心是云計算的硬件資源依托,數據中心之內,云計算的核心壁壘是把數百萬臺服務器變成一臺超級計算機的“操作系統”,這是云計算的底層架構,是提供云服務產品的基礎。
      硬件資源和操作系統部署完備之后,則是要向上生長應用,使得云計算的能力落地到實際的生產生活之中。應用的開發和部署則有賴于完備的PaaS層軟件體系,以視頻會議為例,大家看得見的是視頻應用的軟件,讓位于世界各地的人們能夠實現實時的視頻通話,看不見的則是背后的編解碼能力、音視頻傳輸能力等。
      除此之外,隨著人工智能的發展,人工智能技術也越來越多的走向生產和生活,為應用發揮更大的作用注入了新活力,比如在偏遠地區使用無人機搭載的智能巡檢系統,可以有效地代替人工,發現電力電路系統中的潛在隱患。當下云計算對于各個行業的數字化轉型變革正在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在政府服務、金融、醫療、能源電力等領域,云計算這個數字經濟的代表正在和實體經濟融合為一體。當然,這一切都離不開安全可靠的支撐,數據安全、信息安全、云計算基礎設施的高可用和穩定是所有應用得以穩定運行的基礎。
      在基礎設施能力方面,華為云、阿里云、騰訊云等中國云廠商整體處于第一梯隊。目前,云廠商的大型數據中心正在向著新型數據中心演進,以支撐經濟社會數字轉型、智能升級、融合創新為導向,并實現了與網路和云計算的高度融合。另一方面,政務云、行業云等非公有云業務的數據中心也發展得越來越成熟。各個云廠商在數據中心的綠色低碳方面的投入也在逐漸增加。
      目前,華為云已經在貴州、烏蘭察布、蕪湖建設了百萬服務器規模的云數據中心,全面布局東數西算,數據中心能效比PUE最低至1.09,參考華為云貴州的數據中心滿負荷運行的情況下,每年可節省電力10億度,減少碳排放81萬噸。
      在基礎架構及產品能力方面,阿里云、華為云、騰訊云、百度智能云整體處于第一梯隊。云計算基礎架構是在計算環境中協同使用各個技術的基礎,在虛擬化技術的加持下高達數十萬臺甚至上百萬臺服務器資源得以池化、統一調度并對外提供服務。計算、存儲、網絡等基礎云計算產品的形態及功能也越來越豐富。
      擎天架構是華為歷經10年打造,并全面應用于華為云、華為云Stack、華為云邊緣,為客戶提供云邊端全場景真正的一致體驗、一致生態。華為目前正在擎天軟硬卸載技術以及高速互聯技術等驅動算力“從單一算力(Intel/GPU)-&gt;多元算力(Intel/AMD/鯤鵬/昇騰/GPU)-&gt;池化算力技術演進”,打造云上擎天卸載架構。
      在PaaS軟件能力方面,阿里云、華為云整體處于第一梯隊。遍布全球的數據中心提供云計算的基礎設施,是云服務廠商的底層能力,云原生、大數據、數據庫、RTC等PaaS層能力,則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向下兼容了不同的基礎設施,向上則支撐起了多種多樣的應用。
      在智能化能力方面,百度智能云、華為云、阿里云整體處于第一梯隊。近年來,異構計算的能力大大增強,基礎設施的能力得到了提升,人工智能也從摸索階段逐漸滲透到各行各業,以云為載體輸出人工智能技術,解決了成本和部署的問題。在人工智能自研框架和開發平臺(百度的Paddle、阿里的PAI、華為云的ModelArts、商湯SenseParrots等)、人工智能大模型(百度文心大模型、華為云盤古大模型,阿里云M6大模型、商湯書生大模型)等方面云廠商的能力也在持續提升。
      ModelArts是華為云面向開發者提供的AI開發生產線。華為云發起AI生態伙伴計劃D-PLAN,提供“人”“貨”“場”服務——廣泛與70多所高校合作,投入200多位算法專家,深入7大行業25個細分場景,與伙伴和開發者一起沉淀5萬多個AI資產;昇思(Mindspore)AI框架是業界首個全自動并行的框架,支持一次開發云邊端全場景部署、原生支持大模型訓練、支持AI+科學計算等關鍵特性;自2020年開源以來,昇思AI框架已經有超過320萬用戶下載安裝使用,服務企業數量超過5500家,高校授課數量超過110所,超過40所科研機構選擇昇思進行科研創新,社區貢獻者超過8000位。
      在行業方案及技術能力方面,華為云、阿里云、騰訊云整體處于第一梯隊。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的融合是大勢所趨,在實體經濟中找到應用場景,賦能生產力升級,推動各行業完成數字化,通過創新性的技術手段解決行業中數字化轉型的難點、痛點,并實現有效落地,是各個云廠商的使命所在。
      提起礦山,很多人的腦海中往往會浮現出這樣的景象——光禿的山巒、塵霧中卡車、滿面塵灰的礦工們在辛勤地勞作。殊不知在人工智能、物聯網、云計算等數字技術加持下,傳統煤礦正在改頭換面,顛覆人們的認知。
      紅慶河煤礦攜手華為采取“統一規劃、分步實施”的原則,基于工業互聯網架構標準,華為云數字底座構筑業務模型,消除信息孤島,建設智能化礦山,滿足當前礦山的智能化需求的同時,還可以滿足未來煤礦智能化進一步發展的需要。從原煤開采,運輸、破碎、篩分、洗選,再到被分離成的精煤、煤泥和矸石經由不同通道運出。全流程封閉管理,不見撒漏和揚塵。整個過程,只有轟鳴的機器和飛馳的傳送帶在工作。
      在安全可靠能力方面,華為云、阿里云、騰訊云整體處于第一梯隊?!笆奈濉币巹潖娬{了云操作系統迭代升級、彈性計算和云安全技術未來發展的重要性。在云計算產品功能越來越全面越來越完善的當下,數據安全、數據容災、系統的高可用等越來越成為云計算用戶關心的重點。

      以華為云、阿里云、騰訊云、百度智能云為代表的頭部廠商品牌已經廣泛被C端、B端、G端客戶人群所認知和認可。浪潮云、金山云等特色廠商品牌獨具特色。以華為云為例,華為云品牌印象中有“安全可靠”“持續創新”“優質服務”“政企首選”等標簽,獲得整體調查問卷優勢地位。


    中國云計算行業整體的發展趨勢
      課題組經過調研分析,預測中國云計算行業技術發展將呈現出以下趨勢:
      第一:進一步夯實算力基礎設施。一體化、新型的數據中心布局,擴大算力設施規模,提高算力使用效率,實現算力規?;?、集約化發展。
      第二:基礎架構和產品技術持續創新。底層技術設施的建設和底層云計算架構的不斷成熟。云計算PaaS層領域的技術也在快速發展。
      第三:PaaS層技術走向繁榮發展。隨著基礎設施的建設和底層云計算架構的不斷成熟。云計算PaaS層領域的技術也在快速發展。
      第四:人工智能融合云計算加速向行業落地。人工智能技術正在加速滲透至云計算解決方案之中,真正產生化學效應。
      第五:云計算走向實體經濟,深入千行百業。云計算行業的發展,最終還是要為千行百業的數字化轉型貢獻自己的力量。

      第六:發展安全可靠的云計算正在成為共識。展望新一代云計算的未來,安全性、穩定性、高可用等是云計算用戶越來越關注的重點。

      面向未來,建議中國云廠商從以下三大方向進一步深耕:
      第一:加強云計算產業關鍵核心技術攻關。要牽住云計算產業鏈中關鍵核心技術自主創新這個“牛鼻子”,綜合發揮我國社會主義制度優勢、新型舉國體制優勢、超大規模市場優勢,提高云計算技術基礎研發能力,打好關鍵核心技術攻堅戰,盡快實現高水平自立自強,把發展云計算產業的自主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第二:加快新型基礎設施建設。要加強戰略布局,加快建設以全國一體化數據中心體系、國家產業互聯網等為抓手的高速泛在、天地一體、云網融合、智能敏捷、綠色低碳、安全可控的智能化綜合性數字信息基礎設施,打通經濟社會發展的信息“大動脈”。要全面推進產業化、規?;瘧?,培育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大型軟件企業,重點突破關鍵軟件,推動軟件產業做大做強,提升關鍵軟件技術創新和供給能力。

      第三:推動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融合發展。要把握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方向,推動制造業、服務業、農業等產業數字化,利用云計算+互聯網新技術對傳統產業進行全方位、全鏈條的改造,提高全要素生產率,發揮數字技術對經濟發展的放大、疊加、倍增作用。要推動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同產業進一步深度融合。


      中國云計算與數字化市場的發展階段尚處于中前期,市場規模和產業成熟度仍有待進一步提升,這將有賴于所有云廠商進一步深入技術、深入產業,強化產品和服務策略,從而推動云計算產業更加健康快速的發展。在規范我國數字經濟發展、完善我國數字經濟治理體系的過程中,需要進一步鼓勵科技廠商加速創新、自立自強。
     ?。ㄐ氯A社中國企業發展研究中心——中國科技企業創新活力系列研究課題組)來源:經濟參考報